古代奥运会是什么样的

2017-12-15 04:20 来源:顶尖博彩

古代奥运会是什么样的

’造句,小学女生这样写的:奶奶煮的饭虽然很好吃,但是我问奶奶还有吗?奶奶说:都让爸爸吃光了!”照片中,森碟披着一头柔顺的长发,趴在桌上写作业,嘟着可爱的小嘴,那认真的样子更显可爱乖巧,侧颜十分的漂亮,女神范十足。

古代奥运会是什么样的

  现代奥运会已经成为现代人体育文化的盛事,无论精彩的开闭幕式还是激烈的比赛,都为人所熟知,那么对比现代奥运会,古希腊奥运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 规则。

首先应当看到的一个重要差异是:古代奥运会虽然跟现代奥运会一样,也是四年举行一次,却并无“申奥”一说,因为赛会的主办方是固定的,永远是伯罗奔尼撒半岛西北方的伊利斯城邦;地点也是固定的,永远在伊利斯的圣所奥林匹亚,“奥林匹亚赛会”或“奥运会”之名由此而来。

  另一个差异是:现代男女运动员着装参赛乃天经地义,而古代运动员不仅全为男性,还必须裸体。

换句话说,古代奥运会是“裸奥会”。这与干爽宜人的气候条件不无关系,但让观众尽情欣赏运动员的健美身姿也是重要的原因。对希腊人而言,灵魂固然重要,但身体同样重要。从运动员参赛资格来看,古奥运会竞技者只有通过多轮淘汰性预赛,接着又在奥林匹亚接受三十天专业培训后,才能正式参赛。更重要的是,只有品行良好的公民才能参赛。事实上,在运动员集训期间,裁判们必须对其参赛资格进行严格的审查,非自由民、罪犯、违犯法纪者、出身不好者都是没有资格参赛的。  从赛程安排来看,古奥运会比赛第一天的赛事是赛跑。第二、第三天是青年项目、耐力赛、铁饼、标枪、跳远、摔跤、拳击、角力拳和骑术;第四天是五项全能及武装赛跑;第五天是举行颁奖仪式及庆祝活动。这天,优胜者披金戴银,手持棕榈叶,在宙斯像前接受“奥组委”颁发的“金牌”即一个橄榄枝冠;然后向宙斯献祭,感谢他保佑自己赢得比赛。当时希腊人相信,优胜者是宙斯的宠儿,无其襄助,获胜绝不可能。最后是欢宴狂饮。  仪式。仪式也是奥运的一个重要方面。正如现代奥运有种种仪式,古代奥运会不仅有仪式,而且仪式的重要性远高于现代。事实上,奥林匹亚赛会对希腊人的吸引力并非仅在于体育比赛本身,也并非仅在于对运动员健美身体的欣赏,更大程度上在于盛大隆重的宗教祭典。这是与现代奥运会最大的不同。事实上,不仅每场赛事都是祭献给宙斯的,而且敬拜宙斯的祭仪所花时间并不少于比赛时间。第三日的百牛祭尤为盛大,绝不亚于现代奥运会狂欢节式的开幕式和闭幕式。一轮满月冉冉升空时,一百头帅气的白色公牛在悠扬笛声伴奏下,依严格程序被隆重地祭杀。之后,一些肥厚的腿肉被割下来炙烤。希腊人相信,那袅袅上升的肉烟正被宙斯享用。但理性精神的发育已足以使希腊人认识到,宙斯不可能张嘴吃肉,牛肉终归得由凡人来享用。  现代奥运会每场比赛的结果都会即时播报到全世界,获冠军者的同胞们会因之兴高采烈、欢呼雀跃,与此类似,古代奥运会每场比赛结束时,都会有一个祭司兴致勃勃地跑到宙斯像前,双膝跪地,用亢奋的语调把比赛结果大声宣报给大神。当然,运动员们在赛前也会来到这里,匍匐在地,万分虔诚地祈求宙斯保佑其获胜。  正如现代奥运会中作弊事件层出不穷,古希腊奥运会运动员为了赢得优胜同样会铤而走险。他们虽不知道类固醇之类药物能明显提高运动成绩,但仍有一套作弊的方法。为确保公正,比赛期间祭司们还给十三四米高的宙斯像披上一件巨大的法官服,以此表明作为法官的宙斯开始工作了,竞赛中的任何欺诈、犯规都逃不过他的法眼。  古代奥运会与现代奥运会相比,还具有残酷性,即,运动员受伤流血致残致死被认为是理所当然,自己对自己负责,不值得大惊小怪。古希腊人在规则上并不区分竞赛级别,对手倒地后,还可对之进行连续猛击,直至其向裁判示意服输。赛手无一例外还在手上缠上硬皮条,以提高杀伤力。后果不难想见:比赛中的输者往往血肉模糊,遍体鳞伤,面目全非,连亲朋好友也认不出来。  目的。古希腊人之所以发展林林总总的体育运动,是因为那时战争不断,甚至可以说战争就是生活。因此那里发展起来的体育运动与战争无不具有密切的关系。体育源自战争,有赤裸裸的战争性的一面。或者说,体育起初主要是为战争服务的,是战争的演习和准备,也是战争的延续和替代。除了摔跤和拳击角力具有非常明显的战争性质外,210码短跑、标枪、铁饼、五项全能项目也无不如此。其中标枪和铁饼项目至今仍在全世界开展,仍使人不寒而栗。事实上,在这两个项目的训练比赛中,直至今日致命事故也时有发生。另一项著名项目是“重甲短跑”,即披挂实战盔甲、手持实战武器进行短跑比赛。这与实战有多大的差异  不可否认,其他民族早期历史上也出现过体育与军事密切挂钩的现象,但没有哪个民族达到了古希腊人的程度。  盛况。不妨设想,一个现代人来到公元前2世纪伊利斯的奥林匹亚,会看到什么会看到这里热闹非凡,各色人等应有尽有:除了旅馆老板、小摊贩、厨师、音乐人,还有变戏法的、玩杂耍的。他会发现,这里除了宗教建筑,还有供竞技者使用的房屋和练身馆,竞技者可以在此进行投掷和跑步练习;这里的角力场所不仅可接待竞技者,其院子还可供练习拳击和角力拳;东道主会修建一个大旅社和一个大饭堂,供接待贵宾之用;伊利斯还有一个议事厅,专供赛会组委会开会之用;此外还有祭司居住的房屋。这个现代人也会看到,两条长型石板标志着赛跑项目的起跑线和终点线;由于没有信号枪一类东西,运动员起跑以号声为信号;观众席地而坐,裁判则坐在赛场中央的石台阶上。  如此看来,现代奥运尽管与古代奥运有不少差异,却显然继承了它的基本理念。

(责任编辑:绝世唐门 )